您现在的位置: 巴士网游 >> 斗战神 >> 资料 >> 正文

角色介绍 - 神将·《野渡拾遗》第十章

  杯中的茶还未冷,桌中央的红炉小火上,水仍在沸腾,呜呜作响,盛茶的是一把精致的铜制小壶,上面印刻着八字店铭:一壶清苦,煮沸人间。

  这里号称是高昌最好的茶楼,已是傍晚时分,从南向的观景长廊看下去,可见一条宽阔的长河,此时晚霞满天,落日自云间投射下来,水面波光粼粼,宛如一条金色的带子,向东奔腾,汇入另一条大河。

  “这里便是灌江口了。”一个做文士打扮的青年人站在长廊上,手拿折扇,指着远方雾气浩淼之处,对旁边的一位年长的修道者说道。老者捋了一下胡须,转过身来:“贤弟,此处江风甚大,咱们还是进里屋再聊。”说完拉过年轻人的手,到我旁边的桌子坐下。

  老者拿起茶壶,将文士面前的杯子斟满,一片清亮的茶叶随着水流在杯中旋转,兀自不休。青年文士盯着这杯中的景象,竟一声长叹:“这凡间数百种族,无论妖人虾獬,其实都如这杯中之叶,水深火热,风雨飘摇,身不由己……”

  老者接过话头:“若不是天命不可违,又怎么会有这许多人想要脱去凡胎,位列仙班呢?”文士抿了口茶,悠悠道:“也非尽然,成仙之后,宁愿落入凡间的,也是有的,就在这灌江口旁,梅山脚下,那个传说你可知否?”

  我游历名川大山,来此自有目的,耳中听得梅山与传说二字,不禁接道:“你说的可是神将营叛逃东天的往事?”

  老者和文士侧过脸来,面露诧异,那老者淡然道:“既然同为道门仙友,阁下若不嫌弃,不如一同围炉论道,共叙雅趣?”文士也不反对,我便端着茶盏,走到他们西首坐下。

  文士继续道:“当年神将营在银河水军大战中战败,就是流落此处,收伏了梅山七怪,就此安营扎寨,伺机东山再起……”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据说,神将营在逃出天庭之时,在南天门的擎天柱上留下了四个大字……”

  老者奇道:“什么字?”

  文士右手食指在杯中蘸了点茶水,左手挽起衣袖,悠悠然在桌上写了四个大字。

  “命不可违……”

  老者端起茶杯,吹了口气:“山野传闻,不足为信,再说数百年来,一直有人在梅山中寻找神将营,却从来没有人找到过。”

  文士脸上微微一红,似乎有些生气,轻声道:“仙长,空穴来风,必有其因。况且,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找到过神将营,比如……”老者哦了一声:“比如什么?”文士踌躇半晌,声音虽然低沉但很坚定:“比如我……”

  整个茶楼在那一瞬间竟然出奇的宁静,东首座上一个虬髯大汉回望过来,仿佛对这边的话题很感兴趣。唯有西面角落里一个头戴斗笠、身着披风的年青人在擦拭着一根硕长的钓竿,似乎这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老者长啜了一口香茶,发出汩汩的声音:“话可不能乱说,东天的教众遍布天下,对这档子话题可是忌讳得紧,你若是以讹传讹,怕只怕……”

  文士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心:“为天不仁,还怕我等修道之人多说了不成?我确实曾经见过神将营的英雄。”

  老者微微一笑:“哦,那你倒是说说看……”

  文士朗声道:“我在山中辟谷之时,曾遭到一头妖兽的攻击…其时我灵蕴封存,只有未及平日十分之一的修为…彼时正值盛夏,那妖兽却浑身寒气逼人,他口吐白雾,掠过之处,皆成冰霜,我修的是焱道,寒冰之力正是我的克星。”

  “我被逼到了悬崖边上,本以为这下要完了,哪里知道这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人……”

  “他在炙热的阳光下从天而降,手握一杆锃亮的长枪,速度快到无法想像,我无法看清他的身法和出招,只一瞬间,那只妖兽就被他杀死……”

  “然而他救了我一命,却未留下只言片语”,文士喝了口茶,接着道,“我只记得他那冷峻的外表……还有……”

  我连忙问道:“还有什么?”

  文士仿佛还沉迷在那日的场景之中,怔怔道:“还有他在一息之内刺在那妖兽身上的几十个窟窿。”

  “长枪……”我继续问道:“你说他用长枪?”

  “不对!不对!!”旁边的虬髯大汉突然长声说道,那老者也不惊讶,转头向他,淡然道:“你也说说看?”

  虬髯大汉喝了口茶,还来不及擦去长须上的水滴,急然道:“炮!神将营的将士使用的是手炮……”

  “你遇到的那只妖兽,叫做冰狞,此兽天性嗜杀,最喜食灵犬,是哮天犬的天敌,因此冰狞也就成了神将营的将士们终年追杀的目标。”

  “我有幸见到过一次神将营将士对冰狞老巢的围猎。成千上万只冰狞被赶到一个喇叭口的山谷数百神将营的军士排成整齐的队列……他们将手炮装在手上,将成千上万的炮弹射进了那个只有进而没有出的山谷里。冰狞的速度是快……可是也快不过神将的手炮!”

  老者道:“佩服佩服,可惜可惜!”

  虬髯大汉道:“神将营的将士天生神勇,佩服二字毫不为过……”

  老者连忙摇头:“谬之大也,谬之大也,老朽佩服的是几位的见多识广……”

  文士面露诧异:“那可惜的又是……?”

  老者叹了口气:“见得太多,而又死得太早,岂不是可惜之极?”老者说到这里,面色突然一变,眼中精光暴涨,一道由光晕组成的华冠突然在其脑后显现,灰色的布袍在这华光中化为白袍,一股说不出的圣洁顿时将整个茶室恩泽笼罩。

  “修道之人!擅结叛将者,死!”老者变了腔调,抑扬顿挫,如唱戏一般,我知道这是神处刑之时例行的官腔。老者望向我,眼神更加怨毒:“为文不尊,有损天威,流毒后世者,更该死!”

  文士失声道:“原来你是东天之人!”

  角落里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年轻人突然哈哈大笑:“可惜可惜!”

  老者头也不回:“你又可惜什么?”

  年轻人仿佛笑得气都喘不过来:“哈……哈哈…我……可惜你可惜之事啊!”

  笑声骤然停止:“死!得!太!早!岂不可惜之极?”

  年轻人头戴的斗笠猛然爆裂,下面是一张英武而冷峻的面孔,那鱼竿也如裂帛一样自然撕开,里面分明藏着一杆铮亮的长枪。他的披风早已不见,身上只有威武的战甲,左手上是那传说中的——手炮。

  战斗很快结束,神将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表情,他转向我:“我认识你,我还知道,你来梅山,是为了找我们……”

  “那么,他们刚刚说的关于你们的那些,都是对的吗?”

  神将略微沉思:“基本上对,却不全对?”

  他走到我们桌边,用手指蘸了点老者的献血,写下几个大字。长吟一声,一只英武的天狗自空中飞奔而来,这狗皮毛闪亮,明眸含威,似乎有着与主人一样的高贵与自尊,神将略一作揖,与天狗一起跃出窗外,凌空直奔夕阳而去。

  桌上,文士先前用茶水写下的几个字已化为淡淡的茶渍,下面鲜血的痕迹却清晰无比:

  “天,可违!”

(编辑: 曹禹 )

斗战神种族介绍:鬼
斗战神种族介绍:仙
斗战神种族介绍:灵
斗战神种族介绍:妖
斗战神种族介绍:神
斗战神种族介绍:兽
斗战神种族介绍:人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毒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水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雷

  杯中的茶还未冷,桌中央的红炉小火上,水仍在沸腾,呜呜作响,盛茶的是一把精致的铜制小壶,上面印刻着八字店铭:一壶清苦,煮沸人间。

  这里号称是高昌最好的茶楼,已是傍晚时分,从南向的观景长廊看下去,可见一条宽阔的长河,此时晚霞满天,落日自云间投射下来,水面波光粼粼,宛如一条金色的带子,向东奔腾,汇入另一条大河。

  “这里便是灌江口了。”一个做文士打扮的青年人站在长廊上,手拿折扇,指着远方雾气浩淼之处,对旁边的一位年长的修道者说道。老者捋了一下胡须,转过身来:“贤弟,此处江风甚大,咱们还是进里屋再聊。”说完拉过年轻人的手,到我旁边的桌子坐下。

  老者拿起茶壶,将文士面前的杯子斟满,一片清亮的茶叶随着水流在杯中旋转,兀自不休。青年文士盯着这杯中的景象,竟一声长叹:“这凡间数百种族,无论妖人虾獬,其实都如这杯中之叶,水深火热,风雨飘摇,身不由己……”

  老者接过话头:“若不是天命不可违,又怎么会有这许多人想要脱去凡胎,位列仙班呢?”文士抿了口茶,悠悠道:“也非尽然,成仙之后,宁愿落入凡间的,也是有的,就在这灌江口旁,梅山脚下,那个传说你可知否?”

  我游历名川大山,来此自有目的,耳中听得梅山与传说二字,不禁接道:“你说的可是神将营叛逃东天的往事?”

  老者和文士侧过脸来,面露诧异,那老者淡然道:“既然同为道门仙友,阁下若不嫌弃,不如一同围炉论道,共叙雅趣?”文士也不反对,我便端着茶盏,走到他们西首坐下。

  文士继续道:“当年神将营在银河水军大战中战败,就是流落此处,收伏了梅山七怪,就此安营扎寨,伺机东山再起……”说到这里,他压低了声音:“据说,神将营在逃出天庭之时,在南天门的擎天柱上留下了四个大字……”

  老者奇道:“什么字?”

  文士右手食指在杯中蘸了点茶水,左手挽起衣袖,悠悠然在桌上写了四个大字。

  “命不可违……”

  老者端起茶杯,吹了口气:“山野传闻,不足为信,再说数百年来,一直有人在梅山中寻找神将营,却从来没有人找到过。”

  文士脸上微微一红,似乎有些生气,轻声道:“仙长,空穴来风,必有其因。况且,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找到过神将营,比如……”老者哦了一声:“比如什么?”文士踌躇半晌,声音虽然低沉但很坚定:“比如我……”

  整个茶楼在那一瞬间竟然出奇的宁静,东首座上一个虬髯大汉回望过来,仿佛对这边的话题很感兴趣。唯有西面角落里一个头戴斗笠、身着披风的年青人在擦拭着一根硕长的钓竿,似乎这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老者长啜了一口香茶,发出汩汩的声音:“话可不能乱说,东天的教众遍布天下,对这档子话题可是忌讳得紧,你若是以讹传讹,怕只怕……”

  文士仿佛下了个很大的决心:“为天不仁,还怕我等修道之人多说了不成?我确实曾经见过神将营的英雄。”

  老者微微一笑:“哦,那你倒是说说看……”

  文士朗声道:“我在山中辟谷之时,曾遭到一头妖兽的攻击…其时我灵蕴封存,只有未及平日十分之一的修为…彼时正值盛夏,那妖兽却浑身寒气逼人,他口吐白雾,掠过之处,皆成冰霜,我修的是焱道,寒冰之力正是我的克星。”

  “我被逼到了悬崖边上,本以为这下要完了,哪里知道这时候竟然出现了一个人……”

  “他在炙热的阳光下从天而降,手握一杆锃亮的长枪,速度快到无法想像,我无法看清他的身法和出招,只一瞬间,那只妖兽就被他杀死……”

  “然而他救了我一命,却未留下只言片语”,文士喝了口茶,接着道,“我只记得他那冷峻的外表……还有……”

  我连忙问道:“还有什么?”

  文士仿佛还沉迷在那日的场景之中,怔怔道:“还有他在一息之内刺在那妖兽身上的几十个窟窿。”

  “长枪……”我继续问道:“你说他用长枪?”

  “不对!不对!!”旁边的虬髯大汉突然长声说道,那老者也不惊讶,转头向他,淡然道:“你也说说看?”

  虬髯大汉喝了口茶,还来不及擦去长须上的水滴,急然道:“炮!神将营的将士使用的是手炮……”

  “你遇到的那只妖兽,叫做冰狞,此兽天性嗜杀,最喜食灵犬,是哮天犬的天敌,因此冰狞也就成了神将营的将士们终年追杀的目标。”

  “我有幸见到过一次神将营将士对冰狞老巢的围猎。成千上万只冰狞被赶到一个喇叭口的山谷数百神将营的军士排成整齐的队列……他们将手炮装在手上,将成千上万的炮弹射进了那个只有进而没有出的山谷里。冰狞的速度是快……可是也快不过神将的手炮!”

  老者道:“佩服佩服,可惜可惜!”

  虬髯大汉道:“神将营的将士天生神勇,佩服二字毫不为过……”

  老者连忙摇头:“谬之大也,谬之大也,老朽佩服的是几位的见多识广……”

  文士面露诧异:“那可惜的又是……?”

  老者叹了口气:“见得太多,而又死得太早,岂不是可惜之极?”老者说到这里,面色突然一变,眼中精光暴涨,一道由光晕组成的华冠突然在其脑后显现,灰色的布袍在这华光中化为白袍,一股说不出的圣洁顿时将整个茶室恩泽笼罩。

  “修道之人!擅结叛将者,死!”老者变了腔调,抑扬顿挫,如唱戏一般,我知道这是神处刑之时例行的官腔。老者望向我,眼神更加怨毒:“为文不尊,有损天威,流毒后世者,更该死!”

  文士失声道:“原来你是东天之人!”

  角落里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年轻人突然哈哈大笑:“可惜可惜!”

  老者头也不回:“你又可惜什么?”

  年轻人仿佛笑得气都喘不过来:“哈……哈哈…我……可惜你可惜之事啊!”

  笑声骤然停止:“死!得!太!早!岂不可惜之极?”

  年轻人头戴的斗笠猛然爆裂,下面是一张英武而冷峻的面孔,那鱼竿也如裂帛一样自然撕开,里面分明藏着一杆铮亮的长枪。他的披风早已不见,身上只有威武的战甲,左手上是那传说中的——手炮。

  战斗很快结束,神将脸上依然看不到任何表情,他转向我:“我认识你,我还知道,你来梅山,是为了找我们……”

  “那么,他们刚刚说的关于你们的那些,都是对的吗?”

  神将略微沉思:“基本上对,却不全对?”

  他走到我们桌边,用手指蘸了点老者的献血,写下几个大字。长吟一声,一只英武的天狗自空中飞奔而来,这狗皮毛闪亮,明眸含威,似乎有着与主人一样的高贵与自尊,神将略一作揖,与天狗一起跃出窗外,凌空直奔夕阳而去。

  桌上,文士先前用茶水写下的几个字已化为淡淡的茶渍,下面鲜血的痕迹却清晰无比:

  “天,可违!”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