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巴士网游 >> 斗战神 >> 资料 >> 正文

角色介绍 - 玉狐·《野渡拾遗》第九章

  “知道吗?我们玉狐,从前都有九条尾巴。”

  她坐在我的面前,双手托着腮帮,忽闪的大眼睛天真而又清澈,她的声音像百灵鸟一般清脆欢快,她的皮肤如玉脂一般白皙,吹弹即破,透过跳跃的烛火,两朵年轻的红云飞上脸颊,似乎有点婴儿肥,看上去可爱极了。

  现在是深夜。外面大雪纷飞。我在这个雪峰之顶已经呆了十多天,只为了传说中的灵兽——雪蟒。据《灵兽谱》记载,雪蟒在极寒之地吐雾成蜃,蜃中能幻化几千年后的情景,如果这个时候杀死它,便能掌控时间。

  “那么。大叔,你猜猜,在这个山头,我已经守候了多长时间?”她给我面前的碗斟满酒,取下腰间的拨浪鼓,来回拨弄,眼里充满了期待。

  她在昨天的暴风雪里推门而至,身背箭筒,左手持弓,头上的鬼脸面具遮住了半边的头发。她抖落身上的雪花,撅起小嘴,鼻子被冻得通红,弱小的身躯显得如此渺小。我点起炭火,雪水在她披着的斗篷上化为水滴,她调皮的将这些晶莹的水滴抖在我的身上,留给我一个坏坏的微笑,然后反复搓着双手,对掌心哈了口气,又飞快的把手伸到火盆边,俨然又变成了个冻坏了的小姑娘。

  “大概……两三天吧?”我想着昨天她那可爱的样子,喝掉碗里的酒,微笑着回答。我已经很久没有笑过,此刻却感到一丝温暖。

  “两三天?”她腾的一下从桌对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大得有些夸张。她双目圆瞪,眉头紧蹙,脸上露出失望透顶的表情:“哼,就知道你猜不着。我呆在这儿已经五年啦!”

  “五年?”我有些惊讶:“那么,你在这儿是?”

  “是因为——”小姑娘欲言又止,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周围有人,然后终于蹑手蹑脚的绕过桌子,凑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雪蟒!”

  突然。我发现她屏住了呼吸。身体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一切仿佛已经静止,外面的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只有烛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她的眼神告诉我,有些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快躲开!”小姑娘突然大叫一声,这声音里有一种不容怀疑的力量。我下意识的向左前滚翻开。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天而降,将整个小木屋劈成两半,小姑娘向后弹开飞起,一只蓬松宽大的尾巴从斗篷里怦然跃出。她在空中的姿势如燕儿一样轻盈优美,仿佛在翩跹起舞。

  皎洁的月光下,那个将小木屋劈成两半的东西开始蠕动,它通体雪白,身上的鳞片晶莹闪亮,仿佛银河里闪亮的星星。

  雪蟒

  我沿着雪蟒身体爬行的方向,就看见了月光下玉狐的完全体。那条毛发油亮,几乎和她的身子几乎一样大小的尾巴,在背后高高竖起,蜿蜒摆动,灵巧和力量珠联璧合。她全然没了小女孩的弱小和娇嗔,只剩下坚毅和勇敢,她向高处跃起,右手指向地面,雪地里突然凭空长出茂密的荆棘,将雪蟒困在当地不能动弹。

  雪蟒在这场一边倒的战斗中逐渐安静下来,玉狐走近它,用手在它额头拂过,闭上眼睛,嘴里在喃喃些神秘的语言,雪蟒凶戾的眼神竟然慢慢柔和下来,过了一会儿,它轻轻用自己的尾巴碰了下玉狐的尾巴,她们以这种独特的方式交流着,仿佛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知道吗?我们玉狐,从前都有九条尾巴。”

  她站在我的面前,旁边是她的新伙伴雪蟒:“现在,我们要花上一辈子去寻找。”她将自己的额头贴上雪蟒的脸颊,又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女孩:“所以,今后,还得靠大家多多帮忙哦。”

  那天晚上。我放弃了成为一个时间行者的机会,却懂得了万物皆有灵。我毫不后悔。

(编辑: 曹禹 )

斗战神种族介绍:鬼
斗战神种族介绍:仙
斗战神种族介绍:灵
斗战神种族介绍:妖
斗战神种族介绍:神
斗战神种族介绍:兽
斗战神种族介绍:人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毒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水
斗战神五行元素介绍:雷

  “知道吗?我们玉狐,从前都有九条尾巴。”

  她坐在我的面前,双手托着腮帮,忽闪的大眼睛天真而又清澈,她的声音像百灵鸟一般清脆欢快,她的皮肤如玉脂一般白皙,吹弹即破,透过跳跃的烛火,两朵年轻的红云飞上脸颊,似乎有点婴儿肥,看上去可爱极了。

  现在是深夜。外面大雪纷飞。我在这个雪峰之顶已经呆了十多天,只为了传说中的灵兽——雪蟒。据《灵兽谱》记载,雪蟒在极寒之地吐雾成蜃,蜃中能幻化几千年后的情景,如果这个时候杀死它,便能掌控时间。

  “那么。大叔,你猜猜,在这个山头,我已经守候了多长时间?”她给我面前的碗斟满酒,取下腰间的拨浪鼓,来回拨弄,眼里充满了期待。

  她在昨天的暴风雪里推门而至,身背箭筒,左手持弓,头上的鬼脸面具遮住了半边的头发。她抖落身上的雪花,撅起小嘴,鼻子被冻得通红,弱小的身躯显得如此渺小。我点起炭火,雪水在她披着的斗篷上化为水滴,她调皮的将这些晶莹的水滴抖在我的身上,留给我一个坏坏的微笑,然后反复搓着双手,对掌心哈了口气,又飞快的把手伸到火盆边,俨然又变成了个冻坏了的小姑娘。

  “大概……两三天吧?”我想着昨天她那可爱的样子,喝掉碗里的酒,微笑着回答。我已经很久没有笑过,此刻却感到一丝温暖。

  “两三天?”她腾的一下从桌对面的椅子上站了起来,声音大得有些夸张。她双目圆瞪,眉头紧蹙,脸上露出失望透顶的表情:“哼,就知道你猜不着。我呆在这儿已经五年啦!”

  “五年?”我有些惊讶:“那么,你在这儿是?”

  “是因为——”小姑娘欲言又止,四处张望了一下,仿佛周围有人,然后终于蹑手蹑脚的绕过桌子,凑在我的耳边轻声的说:“——雪蟒!”

  突然。我发现她屏住了呼吸。身体像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一切仿佛已经静止,外面的风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只有烛火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她的眼神告诉我,有些什么事情就要发生了。

  “快躲开!”小姑娘突然大叫一声,这声音里有一种不容怀疑的力量。我下意识的向左前滚翻开。与此同时,一个巨大的物体从天而降,将整个小木屋劈成两半,小姑娘向后弹开飞起,一只蓬松宽大的尾巴从斗篷里怦然跃出。她在空中的姿势如燕儿一样轻盈优美,仿佛在翩跹起舞。

  皎洁的月光下,那个将小木屋劈成两半的东西开始蠕动,它通体雪白,身上的鳞片晶莹闪亮,仿佛银河里闪亮的星星。

  雪蟒

  我沿着雪蟒身体爬行的方向,就看见了月光下玉狐的完全体。那条毛发油亮,几乎和她的身子几乎一样大小的尾巴,在背后高高竖起,蜿蜒摆动,灵巧和力量珠联璧合。她全然没了小女孩的弱小和娇嗔,只剩下坚毅和勇敢,她向高处跃起,右手指向地面,雪地里突然凭空长出茂密的荆棘,将雪蟒困在当地不能动弹。

  雪蟒在这场一边倒的战斗中逐渐安静下来,玉狐走近它,用手在它额头拂过,闭上眼睛,嘴里在喃喃些神秘的语言,雪蟒凶戾的眼神竟然慢慢柔和下来,过了一会儿,它轻轻用自己的尾巴碰了下玉狐的尾巴,她们以这种独特的方式交流着,仿佛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知道吗?我们玉狐,从前都有九条尾巴。”

  她站在我的面前,旁边是她的新伙伴雪蟒:“现在,我们要花上一辈子去寻找。”她将自己的额头贴上雪蟒的脸颊,又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女孩:“所以,今后,还得靠大家多多帮忙哦。”

  那天晚上。我放弃了成为一个时间行者的机会,却懂得了万物皆有灵。我毫不后悔。

更多